【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】章哈献给党 恩情永不忘 ——八旬老人写章哈故事纪念解放景哈战斗
发布日期:2021-06-28 来源:原创 阅读:1005

19391014日,岩罕罗出生于景洪市景哈乡景哈村委会曼卡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。1964年,26岁的岩罕罗开始向村里的老人学习章哈。50多年来,他创作了无数经典的章哈作品,远近闻名。

作为与新中国共同成长的一代人,岩罕罗经历过共和国过去的风雨,也见证了祖国现在的成长。这是他创作生涯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源泉。岩罕罗老人说,在那些光荣与辉煌并存的历程中,解放景哈的那段战斗记忆尤为深刻。

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景哈战斗遗址,解放西双版纳的第一枪,在这里打响。2021年6月10日  杨佳杰摄


  “1950年2月15日,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趁夜渡江,在这里和流窜到景哈的国民党残部展开战斗,打响了解放西双版纳的第一枪。”在景哈战斗遗址,岩罕罗深情的抚摸着石碑,讲起了那段难忘的历史。

1944年,母亲去世后,5岁的岩罕罗随父亲举家搬迁到景哈村,距后来发生战斗的遗址所在地,仅几百米。

迁居新家后不久,国民党残部13人流窜到景哈村,在此盘踞5年之久,给周边的群众带来了深重的压迫。

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
当时流通的货币。2021年6月10日  杨佳杰摄


“国民党来了以后,要求我们杀猪杀鸡伺候他们,还要我们交税。我们一家六口,一个月可以赚到30个钱,但每个月交税就要交25个。有时候一个月还不止交一次税。他们还会巧立名目,用各种借口索要钱财。”彼时,除了照顾自家的田地,村民们大多外出务工,靠帮人建房、做农活等方式赚钱。严重的苛捐杂税之下,村民们的生活水深火热。“他们甚至会找理由,说我们管马的人把马尾巴的毛剪短了,要赔钱。大家都敢怒不敢言。”

1950年,不堪忍受的村民们,在偷偷商议后,派出波版和波香两人,渡江向驻扎在橄榄坝的解放军部队报信。当时年仅10岁的岩罕罗,与村里的老人、妇女和儿童一道,被疏散到附近的山沟里暂避,而全村的青壮年则留下协助解放军渡江作战。

2月15日拂晓,解放军先头部队趁着夜幕和浓雾渡过澜沧江,攻打盘踞在景哈村的国民党残部。

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
岩罕罗老人回忆景哈战斗。2021年6月10日  杨佳杰摄


“我们在山沟里躲了3天。第3天的时候,天不亮就听着那边枪声炮声不断,一个小时不到就结束了战斗。后来我们回到村里,解放军牺牲了4人,国民党被打跑了。我们解放了。”说起当时的情景,岩罕罗仍然不掩激动。

战后,村民们将牺牲的4名解放军战士妥善安葬,并在战斗遗址立碑纪念。后来,岩罕罗把自己的家安在了石碑旁,他说,他要守着这个解放军撒过热血的地方,永远记住共产党解救受压迫劳苦大众的恩情。

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
岩罕罗家的小院。院子里的果树已抽出新芽,在绵绵细雨中,绽放着蓬勃朝气。2021年6月10日  杨佳杰摄


如今,岩罕罗已经成了傣族章哈省级非遗传承人,慕名前来向他学习章哈的已累计超过百人。眼看着人们的生活越过越好,在带领着徒弟们发扬民族文化的同时,岩罕罗深感,民族文化不能断,党的恩情更不能忘。岩罕罗决定,要把解放军南下部队解放景哈的故事写下来,传下去。“是中国共产党带领我们过上了幸福生活。党给了我们新生,作为一名沐浴党恩的傣族章哈非遗传承人,我们不能忘记历史,不能忘记党。”

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
岩罕罗整理章哈手稿。2021年6月10日  杨佳杰摄


2018年,岩罕罗开始着手撰写《解放西双版纳——景哈战斗》手稿,历时三年完成了手稿创作,手稿全文共9页,完整再现了那段受反动统治压迫的黑暗经历和解放后迎来的新生。

2021年4月,在建党100周年之际,岩罕罗将创作完成的章哈手稿整理复印、装订成册后捐给景哈乡文化广播电视服务中心收藏,以此为党的生日献礼。

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
岩罕罗撰写的《解放西双版纳——景哈战斗》章哈手稿。2021年6月10日  杨佳杰摄